亿年老妖的初恋 第1章 楔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亿年老妖的初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*第一卷·楔子*

中生代时期,恐龙是妖界最抢手的宠物。

它们虽不会交流,但会卖萌,而且可以骑、可以躲雨,是妖界的好伙伴。

倡导富强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谐、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、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思想的妖界妖民们,崇敬妖界界长——慕青,时刻捧着一颗慈爱的圣母心,待世间万物。

整个妖界的动植物,都富有灵性,它们万年便可成精,而且思想文艺到不行,说起话来也是文绉绉。

“啊!初晨,可知——你撩我双眸?”

初晨是一只恐龙,其明码标价200W妖币,不可刀。

“姑娘,您的眼光真好,这是纯种霸王龙。”宠物店老板正拿着一卷刺藤给他的恐龙们洗澡,圆圆的鼻子上都沾满了泡泡,打了个喷嚏后,撕扯着嗓门,大声地回应着顾客。

蓬蓬满意地摸着初晨暗褐色的外皮,绕着体长约13米的初晨走了一圈又一圈,并抬头欣赏着,喜欢得不得了。

“食量如何?”

“每天一朵花,即可。”

叮——!

200W妖币已到账。

宠物店老板喜笑颜开,抖了抖两袖,有清风,恭恭敬敬递上购买发·票,道:“保险两年。”

“保险?”

“前阵宠物保护协会刚发布的通告,每个宠物都要上保险。”

蓬蓬满意地接过购买发·票和保单,点了点头:“有保障,才放心。”

.

这里是妖界10A级旅游胜地:灵兽花谷。

瑰丽的晚霞,燃烧着碧水,满池烟涛升腾,透明的青叶落入池心,泛起涟漪,大概就一个字形容:仙。

穿过磅礴热烈的花海、走过幽深溟濛的角兽长廊、跃过皑皑星空的湖面,朝着初阳升起的方向开嗓,空谷环响,余音缭绕,久久不绝。

头顶一朵嫩黄小花,此花开口大,直径约3厘米,有尖牙,轻风吹过,微微摇动。

侧颜轮廓清晰,双瞳剪水,领如蝤蛴,殊不知是哪门妖族的少爷,生得如此清秀温柔。

泛着点点萤火的玄色长发,松软地散落四周,身着珠白交领暗纹衣裳,外披嫣红缂丝刺绣大氅。

花妖右手撑着后脑勺躺在小山坡上,那裸露的前臂白净得很,惹来周围吃瓜小妖钦慕远望。

他们也只敢远望,因为此妖本体食人花,很挑食,只喜欢吃肉。

一只不懂事的蝴蝶飞过,抖着淡紫色的蝶翼,慢慢落在花妖头顶的那朵嫩黄小花上。

吃瓜小妖们为这只紫蝶屏住了呼吸。

没有任何声响,小花突然变大了一倍,满口大牙白得发光,迅速且机敏地将蝴蝶吞入,过了一会后,似乎有些不高兴地摆了摆叶片。

“呸——!呸呸——!”

已经被嚼碎的蝴蝶,被这看上去呆萌的小花吐了出来,还十分嫌弃地缩成了一个更小的花苞。

扶修歪着脑袋,莞尔一笑,道:“贪吃鬼,早就跟你说过了,蝴蝶不好吃。”

此妖名曰扶修,身旁有摊酒,放得东倒西歪,酒香味儿很浓,引来湖怪青睐。

湖怪体长13米,走起路来晃脖子。

丑,这怪物生的模样真是丑。

尤其是那黑不溜秋的外皮,不光滑,有疙瘩,干燥还起褶子,一看就是没有好生保养过。

世间万物皆爱美,岂能容下这等丑八怪。

躺在湖边小坡上的扶修,醉醺醺地起了身,月灰衫摆随风微微飘荡着,弯腰拿过一壶酒,举高,指着眼前这头怪物,道:“再过来,我可是会吃了你。”

而在初晨的眼里,只有扶修头上那朵花,它听不懂妖语,还以为扶修伸手是叫它过去些。

一步,两步,三步。

庞大的初晨走起路来,后面本平静的仙池碧波微荡,再加上它天生一副凶巴巴的模样,吓得周围小妖搬起板凳,溜之大吉。

扶修眯起眼,嘴角上勾,轻笑出声。

醉酒的他脸蛋有些许红晕,甚是俊美。

——目测13米。

扶修摸了摸自己的嘴,打量着眼前这庞大的食物,皱眉沉思,“你没事长这么大只,让我如何一口闷?”

走近,伸手摸了摸这粗糙的表层,继续皱眉牢骚着:“皮肤不好,扎牙,刮嘴。”

肉食主义者,对于主动送嘴边的食物,从不挑剔,就是爱嘴碎一会,但这并不碍着用餐。

只不过,不花钱吃东西,都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.

当晚,妖界界长慕青和宠物保护协会会长禾木,率领保险公司5W员工,冲到扶修家外的庭院里大骂,“你这花妖!岂有此理!违背妖界核心价值观!死罪可免!活罪难逃!”

“赔钱!赔钱!”

“200W!200W!”

“前日,我养的一院子灵鹿全失踪,连骨头都没有,定是这花妖干的!”

“我那就快成精的孙女,昨夜失踪了!”

......

整个妖界上空,腾起烟雾,万物生灵讨伐高涨,久久不绝。

而此刻的扶修,并不在家中,吃撑的他倒在湖心睡觉,睡熟了翻个身,长发渗入湖水之中,随着流水飘动。

两耳不闻,与世隔绝,真乃,心旷神怡。

.

清晨的第一缕暖阳穿入林间,扶修睁眼,瞳色玻璃红,睫长。

盘起头发赤脚站起,裳摆拂过湖面,泛起点点涟漪,模糊了倒映在湖上的红影。

扶修止步,蹲下,照镜子,慢声笑道:“古月,怎么感觉我又瘦了。”

古月是个女孩子,昨夜扶修在她身上躺了一夜,羞得湖面腾起淡粉色的水雾,声音很小,像孩童般的铃音。

“哥哥可知,昨天蓬蓬价值200W的宠物被你给吃了?”

“那只丑死妖的霸王龙?”

扶修轻笑,摸了摸肩上的那朵小花,花骨朵儿含苞待放状,看上去娇嫩欲滴,仿佛被风随口一吹就会散落。

扶修道:“那么一大坨肉,不就是拿来吃的吗?你说是吧,贪吃鬼?”

左肩的那朵小花摇了摇短小的身体,晃了一会后,“嘭——!”地一声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他们都在......”古月话音未落,妖民们已经迅速包围了整面湖。

扶修起身回望,柔声笑道:“被全界通缉的感觉,真好。”

*第二卷·楔子*

长夜漫漫,烟雨冉冉,应天府内,熏腥肆起。

金川门开,京师遂破,作壁上观,扶修嗤之,活得久了,对于人界的一朝一代一厮杀,他早就习以为常,对此甚是喜爱。

因为这期间,他可以放开了肚皮地蹭吃蹭喝。而且,人界那帮老骨头,绝不会起疑。

自打出现人界后,为了躲债而潜逃的他几万年来都是如此。

扶修依靠着战争填饱肚子,做为一只活了亿年的高修为食肉花妖,“捡”这个字,听起来好像还有点可怜。

其实,扶修喝露水吃花瓣也是可以的,很多修仙老妖什么都不吃可以维持几万年,吃肉并不会比吃别的增妖力、增容颜、持春华。

不管吃什么,扶修还是亿年前那个扶修。

肉,纯粹是因为——好吃。

反正又吃不胖,何必难为自己的嘴呢?

.

城中皇院起火,浓烟腾空缭绕,焦尸残骸不堪忍睹,无以辨认,掀起满朝烟瘴。

三刻钟前,宫中燥乱,扶修身处其中,却雅步闲探,怎料迎面撞来一蓬头垢面的小太监,见其哆哆嗦嗦,低头凑近,不紧不慢道:“你这小生长得有点面熟啊。”

小太监被吓得直哆嗦,用袖子死死挡住自己的脸,“少……少侠,小的只求苟活于世……可否,让行?”

“你不是太监。”扶修不紧不慢地拿开这假太监死挡着脸的手,然后勾起其下巴,道:“有银两吗?”

“有……有有有。”假太监急忙取下包裹,掏出三锭金元宝放扶修手上。

扶修掂了掂手里的元宝,很满意地拍了拍假太监的肩膀,莞尔:“真乖。”

打算再勒索些钱财时,叛军已经攻至南边宫苑,杀戮和哀嚎声绵绵不断。

假太监慌神地跑了几步后,被叛军三面围住,退回远处,举着包裹挡住脸。

“你还有元宝不?”扶修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,看着眼前这畏畏缩缩的假太监。

如此情形下,假太监吃惊地看了眼这个一袭红衣,要钱不要命的少侠,后细想此人怕是身怀绝技,连忙抹去额角的汗珠。

“有有有,只要少侠今日保我性命,我将私藏的所有家当都赠与你!”

扶修微微勾起嘴角,这种剧本他已经演了无数次,谁是大鱼他闭着眼都能闻出来,看来今日怕是要赚发了。

肆虐的叛军越逼越近,扶修淡淡一笑,懒散地打了一声响指,瞳孔瞬间染红,目光冷然,几十个叛军傻了眼,愣在原地。

扶修隔空撩起冲在最前的一名叛军,食指轻轻一勾仭丝,速度快得血都还来不及喷,一颗头颅从高处滚轮。

“妖……妖怪啊——!”

很快,叛军全部四慌而散,这招便是所谓的杀鸡儆猴,在人界特别好用。

扶修本以为这假太监也会被吓魔怔,怎料他并无太大反应,刚才的慌张立马就消失了,“多谢少侠相救。”

此人怕人不怕妖?

少见。

有趣。

.

“少爷,您可记得,今日诱骗了几个?”作为肉食主义者扶修少爷的管家,寇久非但不喜欢吃肉,还总喜欢保持着一副清风道骨之伪仙气,和慕青那清高老东西简直如出一辙,扶修对此,瑟瑟发抖。

扶修挽起左边袖口,皙白的手腕上扣着一个古铜色绞丝手镯,细纹似藤带,垂有一颗镂金朱红晶石吊坠。

轻笑,不紧不慢地掰着指头数道:“大概五六个吧。”

冦久无奈道:“少爷,暴饮暴食不好。”

扶修满足地闭上双目,吹着高城上的凉风,席地而卧。

见其视若无睹,冦久继续说教:“少爷,您不怕祸事重现吗?”

扶修双手捂耳,“小问题。”

寇久的乌鸦嘴是整个妖界所久仰的,但他的原型其实是一只喜鹊,今年贵庚两万多岁,比扶修小,而且还小了不知道多少,但却一副老成之气,成精之时非要把自己设定在而立之年,扶修对此实在不解。

当晚,人界界长若怜带其左右手及各路道士,冲到城墙之下破口大骂:“大胆妖孽,吃我人界明朝龙子,必须将其钉入石墙封印,以绝后患!”

扶修睁眼,俯视城下,漠然浅笑。

“哦?”

轻蔑挑眉,纤指揉转着玄色的长发,微凉。

凑近鼻尖还有一股淡淡的沉香之气。

扶修嘴角勾起,继续道:“不好意思,你们明朝龙子值多少钱?算我账上,来日方长,在下一并归还。”

城下等闲,近乎抓狂,如此盛气,必须摧之,一时也不可怠之!

寇久幽幽探出脑袋,道:“少爷,您好自为之,我先走一步。”

“尔等碎孽,此举真乃可歌可泣也。”

赤脚一跃,嫣红刺绣大氅随玄发飘渺,扶修对月相望,付诸一笑。无广告网am~w~w.

妖界讨伐亿年无果,区区人类能耐我何?

脏乱的囚牢里,挤满了嫔妃、宫女、女眷,无论之前仪容打理得多端庄,这一刻都已不复存在。

哭喊得大声的早在几天前就被抓去做了官妓,无论有无反抗,最终的结果不是被虐待而死就是直接活埋。

男权社会下的女性早已苦到麻木,自愿认命,身与心都毫无反抗之力,实在可悲至极。

小蝶蜷缩在囚牢最深的角落,抬头看着暗无天日的土墙。

枷锁嵌入脚踝,裸露之处无一寸完肤,手足脏得早已忘了原本的白皙,铁链沉重地拖在地上,被血活活染成红锈。

夜里常被嚣张的鼠害啃咬,疼久便没了感觉。

小蝶不是哑巴,但她始终没喊过一声,哪怕是疼痛的呻·吟,只是紧紧地抓着衣袖里藏着的那把匕首。

这是允炆哥哥送给她的。

她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结局,当囚牢里的妇人越来越少时,该来的还是躲不开。

一个看上去已经半截入土的官员,猥琐地笑着走近,揪起了她的头发

.

只叹。

志念抑沉,不得颉颃。

从此。

明朝永乐三年,人界再无朱小蝶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